主页 > Q屯生活 >混沌台湾 让猛虎出柙对抗民粹政客 >

混沌台湾 让猛虎出柙对抗民粹政客

台湾三害

凡是公平正义的斗士,我都想学习;凡是腐化的权贵与吝啬的富豪,我都会远离。四年前认识这位卫生署长杨志良,立刻被他的使命感感动。卸职后,他接受「天下文化」的邀请,在短时间出版了《拚公义,没有好走的路》,我向他说:「分享你的经验,比分享有钱人的财富更有价值。」

书中沉痛地指出台湾三害:媒体、立法院及监察院。政府看媒体脸色施政,立委依颜色问政,监委看报导约谈,以致官不聊生,十倍努力半分功。

书中进一步指出:「四根支柱救台湾:清廉问政、公平加税、合理涨价、照顾弱势。」这是个温和、周延、合情合理的政策建议。

一九九二年为推动土地增值而奋斗的财政部长王建煊得罪了财团,与金权关係密切的李登辉总统要他离开,当时民情气愤,舆论譁然;二十年后,出现了一位为医疗公平奋斗引发争议的卫生署长,他要推动全民健保,推倒不公平的医疗高墙,台湾不再有「医疗穷人」,他得到了马总统的支持。在他心中,要求右派思维的政府,用左派社会主义的方式分配医疗资源,那是「不可能的任务」。他自喻获得了一个五十亿也买不到的机会,能参与全民健保制度的规划及推动,但是面对真相,就会发现困难重重:「情况」比想像的糟,「过程」比想像中难,「代价」比想像中高。

「新四不一没有」

这位在密西根大学受过「人口计画」严格训练的博士在另一本《台湾大崩坏》一书中提出「新四不一没有」:

(一)不婚:剩男剩女如过江之鲫。

(二)不生:二○一○年生育率全球最低。

(三)不养:每天都有孩子被弃养。

(四)不活:每天逾十人自杀身亡。

其结果是:多数年轻人觉得「没有」前景。

沉痛的体认

半世纪前从威权的台湾到民主的美国去读书,年轻的我们太嚮往新大陆的民主、自由、开放,最好能立刻全套照收搬回来。回到台湾看到真实的政治操作及媒体生态,产生了沉痛的新体认:

民主政治不保证政府廉能

言论自由不保证优质民主

多元社会不保证族群和谐

教育普及不保证超越意识型态

当贪汙、民粹、内斗、投资衰退、人才外流、媒体误国等现象出现在过去三位总统任内时,令我焦虑;其根源来自我最担心的三个心态:「价值混淆」、「政策保护」与「白吃午餐」。价值「混淆」产生了「祇问立场,不问是非」的病态以及黑白对错的扭曲;「保护」使人才、资金、技术、劳务、产品的流动都遭遇各种限制。「白吃午餐」则低估了自己的责任,高估了政府的能力,三者的出现使任何改革窒息难行。

这四年来儘管杨志良言辞间充满失望,甚至愤怒,但他没有放弃,他一再公开吶喊:「是你也是我,是全体的我们短视近利过日子,没有为后代着想;也是全体的我们选出操弄民粹的政客,戕害了台湾的未来,陷台湾于危境。急起直追,奋力一搏,是现在唯一的路。」

台湾还有救吗?当然有。祇要台湾有杨志良敢做事,敢说真话,敢为分配正义拚斗的这种人存在。

混沌的年代,正是猛虎出柙的时刻。


此篇同步刊登于联合报民意论坛

混沌台湾 让猛虎出柙对抗民粹政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