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屯生活 >火药库与乌托邦:《南斯拉夫大饭店》 >

火药库与乌托邦:《南斯拉夫大饭店》

火药库与乌托邦:《南斯拉夫大饭店》

  《南斯拉夫大饭店》(Hotel Jugoslavija)由瑞士导演尼可拉‧瓦涅赫(Nicolas WAGNIÈRES)所拍摄,他的母亲为前南斯拉夫人,解体后成为塞尔维亚人。对于前南斯拉夫,他没有太深的情感牵绊,却在得知南斯拉夫大饭店建造、转手、毁坏的过程后,凭藉着一丝思古之情与对于旧物的缅怀,开始了这段寻根之旅。

  如同其他的纪录片,《南斯拉夫大饭店》穿插着访谈、过去的影像、甚至南斯拉夫大饭店的宣传影片。一个曾经辉煌的建物,与庶民生活格格不入的竖立着,却被人民们所景仰与自豪,也透露着他们对于新制度的迷茫与过去的怀念。

火药库与乌托邦:《南斯拉夫大饭店》

  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由赛尔维亚王国、黑山公国、奥匈帝国所属之波士尼亚、赫塞哥维纳、斯洛文尼亚、克罗埃西亚所组成,也就是根据「民族自决」由东南欧几支不同的斯拉夫人组成的民族国家,然而其中势力最大的是塞尔维亚,也是往后解体的原因之一。

  当时苏联正在推行「赤化」东欧的过程,东欧各国的共产党势力皆为苏联所培养扶持,唯独南斯拉夫例外,日后最先反叛苏联的也是南斯拉夫。

  二战期间,南斯拉夫有两支对抗轴心国的地下军队,一为塞尔维亚米海洛维奇上校领导的国民军,另一个就是由南共「狄托」领导的游击军。英国本支持国民军,苏联与狄托为伍,但狄托不断指控国民军与纳粹合作,最后英美就改与狄托合作。狄托收复首都后先组织临时政府,并在日后的大选获胜,废除君主政体,改建南斯拉夫人民共和国联邦。

火药库与乌托邦:《南斯拉夫大饭店》

  狄托是否是一个好的领导者,片中并无给予定论,但他的确是一个「聪明的领导者」,他希望在那个冷战的时代下,走出属于南斯拉夫的道路,「不结盟运动」就是他的主要战略,然而1970年代,苏联的海军势力进入地中海,位于巴尔干半岛的南斯拉夫国防越趋危险,只得加入西方世界,尤其是紧密与美国的关係,但是他仍坚守不结盟路线,避免刺激苏联。

  南斯拉夫似乎就由狄托一人撑起,在他逝世后,靠着由他生前成立的「总统委员会」运作,勉强维持联邦的运作,然而强人的离去与东欧民主化的旋风仍然开启了南斯拉夫的崩解之路。

火药库与乌托邦:《南斯拉夫大饭店》

  在共和国相继出走之后,南斯拉夫仅剩塞尔维亚与黑山,南斯拉夫介入其余独立共和国的国内冲突,但自身国力却不断下降,更糟糕的是,国际间相继承认独立的共和国,并孤立南斯拉夫。接下来就是知名的科索沃问题,也促成了南斯拉夫的再解体,一个曾象徵着成功统合「二种文字、三种语言、四种宗教、五个民族、六个共和国」的辉煌社会主义乌托邦不复存在。显然小国依然无法摆脱被强权操弄的命运,打着人道旗帜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实为维护欧美国家的利益。

  民主制度来得太快,资本主义的缺点在人们享受到它所带来的好处之前就率先浮现,一个曾经的乌托邦终究被欧洲火药库所炸毁,过去的文字不再有意义,或者有了新的词意,历史的混乱使得跨越世纪的人找不到归属,东欧有许多国家处于强权之间,其政治与民族问题其实都与台湾相像,也许我们没有如此尖锐的宗教因素,却不同于他们仍然在强权间摇摆。「国」与「族」有时相符,有时歧异,在某些人心中是相符,在某些人心中是歧异。

  导演以缅怀的视角看待这座建筑的辉煌与破败,爬梳这个国家的历史记忆,生在西欧,回溯过去,他并非想为这段过去下注解,而是藉由画面与故事,提出问题,为世上许多的民族冲突、文化差异提出另外一个思考方向。

电影资讯

《南斯拉夫大饭店》(Hotel Jugoslavija)-Nicolas WAGNIÈRES,201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