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分享生活 >大厦如鸟笼‧龙颈没有水‧马华衰足18年 >

大厦如鸟笼‧龙颈没有水‧马华衰足18年

大厦如鸟笼‧龙颈没有水‧马华衰足18年(独家报导:张玳维‧吉隆坡)马华党争没完没了,一次乱过一次,风水命理师认为,归根究底,马华的纷乱源自“鸟笼”型的马华大厦,如果不改变大厦的风水,328重选也无法一劳永逸解决问题,且马华也将因为大厦的风水格局不宜而“衰足18年”,党争也将持续18年,然后,马华就会宣告“收档”,甚至被华团取代在华社的地位。马来西亚风水命理学会副会长陈泇润说,吉隆坡安邦路的马华大厦是在“龙颈”的部位,但一直以来,马华大厦都没有“水法”,即没有水源的风水布置,使马华“颈渴”,再加上总会长和署理总会长都是“公鸟”(男性),使到他们始终在“鸟笼”里面打架。他接受《》专访时指出,从外型来看,马华大厦的风水格局是一个“鸟笼”,窗户设计如鸟笼的“豆腐格”,大门也很像鸟笼的门,里面“养”了两只“公鸟”(总会长和署理总会长),所谓一笼不能藏二公鸟,马华两位大阿哥困在一块,不斗个你死我活才怪。没有大格局大厅太小“整个马华大厦都没有大格局,大厅太小太窄,礼堂也不大不小。至于2300多位中央代表,即鸟笼的小鸟,也是不大不小,或许很多都不知道自己的理念和斗争,以致分帮立派。”他说,从风水的角度,吉隆坡双峰塔是“龙脚”,吉隆坡阳光购物广场是“龙头”,“龙珠”是对面的大众银行,马华大厦是“龙颈”,安邦九皇爷庙是“龙尾”,而沿路的外国领事馆及街道则属“龙身“,整个风水布置相当不俗,身在其中者,非富则贵。容易被人控制他披露,“龙颈”是智慧的象徵,专事生产智慧型的人才,虽然不是非常杰出的人才,但都会是有良知及品德的人才;然而,马华大厦“鸟笼”的格局导致人才的目光过于狭窄,为了短期的利益,互相争权夺利。“龙颈应该是比龙头更神奇,因为不管大小事,只要龙颈说了,龙头都要听,龙颈不舒服,龙头也会不舒服。但鸟笼的格局使龙颈没有大格局,容易被人控制在手里,拿上又拿下。”他说,如果马华大厦的风水格局不更改,马华以后不可能挤入主流,虽然目前不会“收档”,只是会继续混乱;但到了2028,马华就会走到尽头,而被华团取代地位。公母二鸟恩爱不争权女署理破鸟笼格局马华历届的总会长和署理总会长都是男人,在马华大厦属于“鸟笼”格局的影响下,两只“公鸟”居住在“鸟笼”,肯定会打架,以致马华创党60年,共发生6次大大小小的党争。这个困局,如何能破?陈泇润说,不论马华328重选出现怎样的成绩,如果老大和老二始终都是“公鸟”;在“鸟笼效应”下,马华依然会陷入混乱。“除非,总会长是男人,署理总会长是女人,公鸟和母鸟在鸟笼里相亲相爱,纷争自然会减少。不过,女性不能做老大,不然会削弱权威,而产生反效果。”由于马华史上首位女副总会长拿督斯里黄燕燕没有竞选署理总会长,反而捍卫原职;因此,陈泇润认为,如果马华大厦的风水格局不作出改变,马华就会乱下去,直到18年后正式“收档”。屡改风水党争仍不停多年来,马华大厦改过几次风水,但改来改去,党争仍然没有间断,以致每次党争,马华大厦的风水都成为坊间议论的课题。80年代,马华大厦门前有两头石麒麟,据说因为影响风水而引发梁陈党争,后来被送到安邦的一间庙宇。据说,后来的总会长都有装修大厦,调整风水。翁诗杰上任后,对大厦进行“改门”工程,男、女厕所的告示牌换成画有古人金色肖像,写上中文字“娘”和“郎”。改了风水后,风水师认为大厦的风水对翁诗杰有利,不料后来还是爆发党争。在去年的“翁蔡党争”中,有人用黑函直指翁诗杰为了个人的风水喜好,耗资约200万令吉装修马华大厦。对此,马华总财政丹斯里郑福成力挺翁诗杰,驳斥黑函为无稽之谈。此外,去年党争期间,坊间则流传一则以《马华风水乱党之源》为题的手机简讯,全文如下:“追溯马华公会历史,创党初期,总部(雪州马华公会)设在‘暗邦’路,造成党前途一片暗淡;酿发‘513事件’后,党将暗邦路易名为‘安邦’路,希望‘安邦定国’,天下太平。较后,党总部大厦迁至现址,底楼租给马婆金融,洐生‘公婆相剋’怪异现象,逢党选吵闹不息。林良实掌权,马婆搬到对面自立门户,却在党总部门前建了一座行人天桥,将马华一分为二,从此老大老二争权;双林引退,家定当上老总,却自封大门。翁总上任,重开大门,因对面马婆已变中国银行,因此,在大门处取名马华中央党部,确保‘中中相辅’,侧门仍然悬挂马华公会总部招牌,形成‘二党二门’支持翁老大者走大门,支持蔡老二者走侧门,如此风水,马华不乱才怪呢!”建龙凤池供水龙颈降杀气陈泇润说,若要化解“鸟笼”格局,马华大厦必需引进“水法”,同时悬挂“百鸟朝凤”的雕刻图,製造水到渠成,龙凤戏水的和谐现象。门窗需经常打开他称,马华大厦的大门及窗户必需经常打开,不能关闭以增加“鸟笼效应”,但由于大厦已经定型,很难作出大修改,所以他建议在大厦的门外设立一个“龙凤池”,使“龙颈”获得充足的水份,降低“杀气”,党领袖和2300多位中央代表自然会心平气和,和睦相处。他说,“龙颈”是敏感地带,不可能没有水,但坐南朝北的马华大厦,从敦林良实时代至今,不曾对大厅及大门进行“水法”的风水布局,使马华大厦长期“缺水”。陈泇润也建议,马华大厦大门的大厅入口处,应该悬挂一幅“百鸟朝凤”的雕像,但由于马华拥有2300多位中央代表,所以最好是“千鸟朝凤”,以产生“火凤凰”的效应,使鸟儿享受自由,并忠于领袖,彼此和平共处。“在改变风水格局后,马华也需要一位真正有心的领袖,可以平定整个江山,并解决派系的问题,使党内没有派系的思维。”他强调,如果不改变风水,马华就要放远目光,增加中央代表的人数,甚至落实由百万党员直选总会长的目标,不要把自己局限在框框。“马华应该打开鸟笼,放中央代表出去看世界,并告诉鸟儿们,世界很大,不要为了个人利益斗争,要有大格局,不要搞派系。”马华拥20亿不动产据了解,马华拥有20亿令吉的资产,全部属于不动产,其中马华大厦的资产估计约1亿令吉,其他的资产包括拉曼学院、拉曼大学、张明添基金及《星报》股权等。1987年,马华大厦发生“拖欠银行巨款”事件。当时,由于马华在兴建大厦时经费不足,在1982年把大厦抵押给银行,以贷款2500万令吉付还建筑费及装修费。可是,后来发生党争及国家出现经济衰退,使大厦出租率偏低,租金不足以摊还银行,经过连年利上加利,到1987年,党总共欠银行3600万令吉,银行随时可接管马华大厦。为免失去大厦,马华发动全国筹款运动,经过半年时间,即在党内筹到1900万令吉,另外安排把大厦的49%股权,以2070万令吉代价出售给马化集团,一次过清还银行欠款。,当时的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黄家定在党选兼其卸任前一天宣布,马华公会从自立合作社购回马华大厦20.23%的拥有权,自此掌握马华大厦100%的拥有权。马华中委会除了通过以2700万令吉购回大厦剩余的拥有权,也决定只有代表大会有权决定是否变卖这栋资产。【热点新闻:马华党争】‧独家报导:张玳维‧2010.03.2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