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分享生活 >张耀升:成人的眼睛 >

张耀升:成人的眼睛

张耀升:成人的眼睛

妈妈答应回来看他的那天,他没有等爸爸来学校,就拿着存了一个礼拜的零用钱搭计程车回家,跑得太急的他被门口阶梯绊倒,社区警卫拉起跌坐在地上的他,也把滚到墙边的不锈钢水壶捡起还他,他没有说谢谢,接过水壶就直奔家里,开门后钥匙与书包随意乱扔在沙发上,小学一年级的课本滑出书包散落一地。

他急着开冰箱拿鸡蛋与奶油,再从柜子拿出麵粉,想到妈妈住院前一再交代,要养成生活好习惯,才回到沙发,用沾满麵粉的手将课本收进书包,将钥匙放回门口的小篮子。

妈妈住院前常常烤鬆饼给他吃,有时淋上蜂蜜有时淋上果酱,有一次他找不到果酱,看桌上有瓶豆腐乳,便拿汤匙挖出一块,看着豆腐乳在鬆饼上被汤匙一压就成了软绵绵的黄泥,好像麵包抹酱的软起士,视觉上就先接受了这口味,鹹甜互融,咬在嘴里也不觉奇怪,妈妈惊讶于他的创意,逢人便提这件事,直说他以后会是厨神。

妈妈住院后,什幺也吃不下,他就在医院的便利商店柜台买了一块鬆饼,抹上豆腐乳,拿到妈妈面前说是从家里带来的自己做的爱心鬆饼,他不知道这个谎言使妈妈笑着吃下鬆饼,也使妈妈稍晚在医院厕所吐了整整一小时。

此刻他拿着平版看着网路上的教学影片,搅拌鸡蛋、砂糖、奶油与低筋麵粉,将麵糊倒向没有插电的鬆饼烤盘,看着麵糊软塌塌烂糊糊就烤盘溢出,流到桌面地上,慌乱间没有发现心急如焚的爸爸开门进来。

爸爸狠狠打了他一顿,问为何不等爸爸来接他,说以为他被绑架,没想到他自己跑回家里玩。他说他只是回来作鬆饼给妈妈吃,爸爸吼叫着告诉他不要再玩了,家里只剩他们两人,妈妈在医院里走了,永远不会回来了。

那一天他的眼泪只有一小部分来自对妈妈的思念,绝大部分来自接受这事实的痛苦,哭累了之后,他收拾厨房,把材料都丢进垃圾桶,没有发现材料少了一点点,那是回来看他的妈妈努力想让他知道自己确实回来的痕迹,但是此刻流过眼泪的他的眼睛已经是成人的眼睛,不会再看见别人为他用尽全力的微小表现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