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生活播 >凶手易寻,人心难明──《踏血寻梅》 >

凶手易寻,人心难明──《踏血寻梅》

凶手易寻,人心难明──《踏血寻梅》

推,是推理,谈推理小说漫画影集电影,谈名探诡计类型八卦。推,是推坑,要你花银子浸淫阅读乐趣,花时间享受故事魅力。冬阳,推理评论人,现为社团法人台湾推理作家协会理事。热爱推理小说,并大量撰写中译推理小说导读、评论与推荐。

「你什幺都要问个水落石出对不?跟狗咬骨头一样死不放口。」
「办案本来就是这样。GOYAKOD。」
「你说什幺?」
「GOYAKOD,抬起屁股敲门去。(Get Off Your Ass and Knock On Doors.)」
──劳伦斯‧卜洛克《八百万种死法》(Eight Million Ways to Die, Lawrence Block)

一部标榜「推理」的作品,不论是神探活跃的古典之作或探究异常心理的现代犯罪,最普遍的特徵在于挖掘线索、解开谜团与揭露真相,创作者们又格外侧重于最能撩拨阅听者情绪、刺激肾上腺素飙升的杀人事件,透过文字、图像或影音来呈现故事。

我们往往以为这类故事最精采最吸引人的是那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离奇情节,例如遭勒毙的年轻女子被硬生生塞进狭小的壁炉排烟通道、风度翩翩学问渊博的心理医生是嗜食人肉(当然还要搭配悉心精緻的「料理」)的连续杀人魔、杀夫凶器即将在神不知鬼不觉的状况下被登门造访的警探消弭殆尽云云。有些故事的确如此,聚焦在恐怖、惊悚、悬疑与出人意表的颠覆逆转上,展现说故事者气氛营造和调度的功力;有些故事则不能太过舒适被动地「感受」而已,需要听故事的人唤醒意识、好奇探问,拿起锄头往不知下头多深的地方是否藏有东西而挖掘──

今年(2015)获得第五十二届金马奖九项提名、抱回最佳男配角奖的电影《踏血寻梅》(Port of Call),就是属于后者的故事。

2008 年四月底,一名十七岁少女遭杀害肢解、部分遗体混入市场肉铺贩售一事被新闻媒体披露后,引起香港社会一阵譁然。彷彿 1985 年人肉叉烧包案再现(澳门八仙饭店灭门案,市井盛传凶手杀害饭店老闆一家九口及一名员工后,製成叉烧包在店内销售,最后因疑犯在狱中自杀身亡暂告落幕,真相未明),港警循线调查出疑似死亡(因找不到尸首与身躯,故做此判定)的失蹤少女王嘉梅,十四岁那年从中国湖南移民到香港依附再婚的母亲,由于与继父不和加上家庭经济拮据,高三辍学后从事援助交际,在一次性交易时遭丁姓凶嫌杀害遗弃。

在校人称品学兼优的女孩,为何短短三年内有如此大的转变?要是当年没离开湖南来到香港,她的人生是否就不会结束在十七岁?若只是单纯因异常性行为导致意外死亡,丁嫌何以痛下残忍分尸的决定?

连串的喟叹与疑问成了从社会事件「王嘉梅命案」改编成电影《踏血寻梅》的基础,不以嗜血八卦的煽腥色角度──那是为了引发好奇又好事的旁观者局外人产生窥探与消费欲望的手段──来爬梳重述这起刑案,而是回到「人」的观点去探问、陈述与理解这桩悲剧的始末。

即便调查事实和凶手自白明显摆在眼前、上级长官不时叮嘱该结案送办了,郭富城饰演的臧警官仍无法轻易放过心底的疑惑与不安。探望被害人遗族时边喝煲汤边话家常,只为能多知晓这个再也没办法为自己说话的逝者;与凶嫌对话时不但要问出寻尸破案的线索,更要问出闭锁在内心密室不欲人知的关键动机。

这一切,绝非只是生与死、杀人与被杀的简单二元切分而已,那层叠积累、往返互动如蛛网蚕茧般的複杂难理,必须耐得住性子去敲每一扇门、问每一个人,屏除成见以免故事拼凑成自己要的而非她该有的样子,才能看见那挥刀斩尸时自脸颊滑落的泪水,明白怎能在课堂上见到邻座同学挥刀割腕还能不慌张惊恐,以及在离婚妻子面前如孩子般妈妈的哭了起来是从何而来──

此时,你终能看懂了,不光是懂谁杀了谁谁抓了谁谁害谁变成如此这般这种身分上的对号入座,同时懂得了一桩暴力凶残事件前后的动态变化,尤其在情感面上的冲击激荡,以及这部电影能受到多个影展青睐与肯定的魅力所在。

《踏血寻梅》肯定不是部看完会心情愉快的电影,却是让我大感惊艳、对华语推理片燃起更多期待、愿意推各位入坑一看的佳作,别错过了。

冬阳一直推,咱们边迎接乍寒还暖(?)的冬季到来,边继续推落去~

从《碎梦大道》开始认识精采的华文推理世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