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生活播 >更爱自己的关键,就是不论胖瘦都要感谢我的身体 >

更爱自己的关键,就是不论胖瘦都要感谢我的身体

更爱自己的关键,就是不论胖瘦都要感谢我的身体

更爱自己的关键,就是不论胖瘦都要感谢我的身体。

我花在思考下一餐吃什幺的时间,多到数不清:接下来要吃什幺?我刚吃了什幺?那些食物有多少热量和脂肪?我必须做多少运动才能燃烧掉那些热量和脂肪?要是我没运动,那些热量和脂肪多久以后会变成多出来的体重?类似这样的问题,我一直想个不停。多年来,食物的问题一直在我心头萦绕不去。

一直到今天,我还保留当年开给第一位减肥医生的支票─那是一九七七年,在巴尔的摩。我当时才二十三岁,六十七公斤,衣服的尺寸是八号,而我觉得自己很胖。医生为我设计了一千两百卡路里的节食疗程,两个礼拜不到,我减了四.五公斤。可是,两个月后我就胖回来了,体重增加了五.四公斤。于是,我开始陷入恶性循环,对自己的身体不满,跟身体展开抗战。事实上,我对抗的是自己。

我加入了节食社团,报名参加一堆减肥计画─比佛利山节食餐、阿金减肥法(Atkins)、史卡斯戴尔减肥法(Scarsdale)、甘蓝菜汤减肥法,我连香蕉减肥法、热狗减肥法、吃蛋减肥法都试过了(你肯定以为我在开玩笑,我也真希望我是说笑)。当时我不知道的是,这些减肥法都让我的肌肉得不到足够营养,新陈代谢变慢,结果导致复胖,甚至比我原本的体重更重。大约一九九五年时,经过将近二十年的体重暴起暴落之后,我终于有所领悟─让我更爱自己的关键,就是不论胖瘦都要感谢我的身体。

儘管我终于领会其中的关联,但在生活中实践又是另一回事。直到六年后,我足足有六个月时间饱受不明原因的心悸之苦,到那时我才真正觉悟了。我在二○○一年十二月十九日的日记中写道:「我可以确知一件事─夜里的心悸,让我更加清楚感受到清晨醒来的快乐,也更感谢每一天。」我再也不把自己的心脏视为理所当然,并开始感谢它从过去到现在带给我的每一次跳动。心脏的奥妙简直不可思议,在那之前的四十七年,我从未思考过我的心脏在做什幺,它只是一次又一次地跳动着,提供氧气给我的肺、肝脏,甚至大脑。

这幺多年来,我一直没给我的心足够的支持,害它失望沮丧,状态跌落谷底。我吃得太多,压力过大,过分努力。难怪每到夜里我都已经躺下,心脏还无法停止奔驰。我一直深信,在生命中发生任何事都是有意义的,每一次体验都是为了带给我们一则讯息,只要我们愿意静下来倾听。但是,我那颗超速的心脏究竟想告诉我什幺呢?答案我还不知道。不过,光是提出这个问题,就足以让我正视自己的身体,意识到我过去多幺轻忽身体,不知珍重爱惜。我醒悟到每一个减肥计画都是源于我想要穿上某件合身的衣服─或只是想找个容身之处,自在地融入。至于照顾心脏,照顾我生命力的源头,却从未列入我的优先选项。

有一天我彻夜不眠,直到晴朗宜人的晨光乍现之际,我对自己发誓,从这一刻开始要好好爱护心脏。我要带着敬意对待它,给它足够的营养,让它好好发挥功用,然后适时休息。就这样过了一阵子,有一天晚上,我从浴缸里出来,瞥见全身镜中的自己。这是生平第一次,我没有立刻陷入自我批判。事实上,面对此刻眼中的自己,我突然无限感激,一股暖流涌入心中。

我的头髮编成辫子,素净的脸庞完全没上妆,双眼炯炯有神,肩膀和脖子浑圆结实─我由衷感激这具让我安身立命的身体。

我把自己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儘管还有许多改善的空间,但我不再厌恶自己身体的任何一部分,就连橘皮组织看起来都不讨厌了。我心想,这就是上天赋予妳的身体,好好爱妳得到的一切吧!于是,我开始真正爱上自己与生俱来的容貌─像是我两岁起就有的眼下细纹,儘管已随着岁月逐渐加深,但依然是我亲爱的皱纹;我也爱上我那宽鼻子,八岁时,我想尽办法要让鼻子高挺一点,甚至在睡前用晒衣夹在鼻翼两侧夹两颗棉球,这样睡上一整夜,结果长大后鼻子就成了现在这副模样啦!我还爱上我的厚嘴唇,过去我曾经在微笑时紧抿着嘴唇,但一直以来我每天都要靠它们对成千上万的人说话,我的嘴唇当然必须厚实饱满!

当我站在镜子前,那一瞬间,我亲身体验到卡洛琳.罗杰斯(Carolyn M.Rodgers)在我最爱的一首诗〈好个美丽的我〉(Some Me of Beauty)中提到的「灵性蜕变,以及从内心深处重新燃起的爱」。

我确实知道的是,只要你能够带着感激之情,与身体和平共处,便毋须与自己的身体陷入苦战。

专注于出现在生命中的善意

我置身于感恩之中,因而获得无数的好报。我开始对许多小事感恩,而我愈是心怀感激,就变得愈慷慨大方。这是因为你专注的一切将会延伸扩展─无庸置疑。当你专注于出现在生命中的善意,你就会创造更多善意。

摘自《关于人生,我确实知道……》

数位编辑整理:曾琳之

Photo:Calum MacAulay, CC Licensed.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