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生活播 >生命无法代理 孕母不是工具 (20120928) >

生命无法代理 孕母不是工具 (20120928)

「生命无法代理 孕母不是工具」

代孕制度不该草率上路

发稿日期:101年9月28日

     经媒体报导资深艺人王芷蕾在美国透过合法代理孕母的帮助生下健康宝宝后,代理孕母制度再度引发社会大众的关注与讨论。而这期间,卫生署国民健康局也準备透过所谓的「公民审议会议」结论,伺机将长年引发争议的「代孕生殖法」草案推动上路。在公布公民结论(廿九日)的前夕,台北市女性权益促进会简舒培常务理事、台湾女人连线黄淑英理事长、台湾展翅协会、台湾妇女团体全国联合会何碧珍秘书长、儿童福利联盟基金会白丽芳处长、基督徒救世会解慧珍执行长、妇女救援基金会康淑华执行长、励馨基金会纪惠容执行长等妇女与儿少团体共同出席记者会,除了质疑公民审议会议的设计有瑕疵,会议结论的客观性或代表性备受质疑之外,并针对目前国健局规划的代孕制度,提出三声无奈、五大缺失之声明,沉重呼吁代孕制度不该草率上路。

    儿福联盟文教基金会陈丽如执行长说明召开此次联合记者会的目的:一直以来,许多儿童、妇女等专业团体都认为卫生署公布的「代孕生殖法」草案不仅罔顾代理孕母身体自主权,亦不重视儿童权益,但我们不但没有看到国健局针对这些争议研拟解决之道,反而打算透过一个缺乏多元专业团体声音的公民审议会议来作为推动的依据,其粗糙的做法实在令人担心,这个诸多争议的「代孕制度」若贸然上路,势必引发更多的社会问题,因此妇女、儿童团体共同联合召开记者会,具体提出专业团体针对「代孕制度」质疑,并沉痛呼吁,希望各界能冷静再想想,千万不要让问题多多的代孕制度草率通过。

■无奈一 子宫工具化,造成代孕者身心伤害

    女权会简舒培常务理事表示,医疗科技的植入,使女体成为婴儿生产线。生命的孕育一旦工具化,女性身体经验则将被忽视。有偿的代孕行为,更显现委託者与代孕者权力支配不平等。在权力不对等的情况之下,代孕者的权利容易被剥削,其隐私和健康都将因为外在的介入而失去保障。女权会希望草案进立法院之前,我们能够重新思考医疗生殖伴随而来所花费的成本代价。当医疗生殖成为「不孕夫妇传宗接代」的唯一途径,这样的进步反而成为父权的複製以及延续。

    妇女救援基金会康淑华执行长也认为,儘管不孕夫妻期望藉由此制度争取养儿育女之权利,然而代孕女性的身心安全、身体自主权、个人隐私权,以及不被化约为商品等身而为人应享有的基本人权,却绝不应为此而遭受忽视、剥夺。

    令人担忧的是,代孕者将来要承担的身心痛苦及风险,更较女性自然怀孕为甚,若开放孕母捐卵,其受孕过程需忍受药物排卵,即便仅是「借腹生子」也要忍受植入胚胎的痛苦,更需自行承担因施术而产生的种种危害健康与生命安全的风险,2005年11月,芬兰研究员在分析20,000名妇女的问卷调查后发现每7位施行试管婴儿手术(IVF)的女性,就有1位会因为严重的併发症而住院,机率比自然怀孕的妇女高出一倍!

    此外,代孕者亦可能在怀胎十月的过程中,与腹中胎儿产生情感,致使在代孕契约结束后导致分离焦虑等心理压力。而这些问题,绝非单纯透过委託夫妻与代孕者间的一纸契约即可解决。

■无奈二  子宫商品化,阶级间剥削情况将更为恶化

    台湾女人连线黄淑英理事长认为,从医疗伦理的角度,不能为了救人性命而要求健康的人捐出一个肾脏。那幺,我们是否为了满足一些人拥有自己小孩的欲望而让第三者承担相关风险?台湾到底有多少人有“使用”代理孕母的需求?会不会只是有影响力的少数人?

  国外研究指出,即便是禁止商业代孕的国家,绝大部份的委託夫妇也都是社会中上阶级家庭,而代孕者则多为失业妇女。这样的现实,正突显出代孕制度将无可避免地扩大社会阶级的不平等,而令弱势妇女的子宫,沦为富裕家庭得以消费、使用以繁衍后代之商品。尤其按国健局草案,代孕者资格限制为曾有生产经验、年龄介于二十至四十岁之妇女,对此规定,我们实不难想像一旦此制度施行后,或将促使许多身陷经济困境的单亲妇女,牺牲自身健康而承接代孕工作。

    励馨基金会纪惠容执行长亦表示,如果用人工生殖科技解决不孕问题的同时,我们还必须面临到子宫被化约为工具或是商品的情形。国外的经验也显示,担任代理孕母多是社经地位不高的女性,她们必须要维持生计而选择从事代理孕母。

■无奈三  代孕制度造成不孕夫妻更大的压力

   虽然有人认为代孕制度是给予这些不孕夫妻「一线生机」,但是代理孕母问题的背后其实隐含女性一定得负责传宗接代的压力与社会的期待。有些不孕夫妻可能想要透过代孕者生育,但不可讳言有些不孕夫妻并不想如此,以往这些人只要试过人工生殖失败后,即可不再强求,然一旦代孕制度通过,对这些人而言无疑是永无止尽的折磨,因为重视血缘的家族长辈可能会逼迫他们换过一个又一个的代母,就是不愿意放弃希望,进而对他们造成更大的压力。

 

五大缺失,代孕制度草案罔顾儿童、代孕者权益

■ 缺失一「我的生命值多少钱?」商业仲介形成代孕剥削

    代孕生殖法草案中第二十条载明,代孕契约应无偿为之。无偿却又有金钱(营养费、补偿费等)来往,无法真的完全”无偿”,再加上此次公民审议会议要讨论是否要开放商业仲介,完全背离原始精神。

    但台湾却在思考代孕开放商业仲介的可行性,一旦开放,不仅蒙上营利色彩,亦有可能产生像台湾外劳仲介公司,对外劳与雇主形成双重剥削的问题,仲介势必为了讨好付费者(委託夫妻),符合委託人之最佳利益,而严重侵害代孕者与儿童之权益。不可不慎。

■ 缺失二「谁可以决定我活下来?」代孕者、委託夫妻皆可定生死

    就目前草案分析,孩子的生命权掌握在多达三个人手上。根据草案第二十五条规定,代孕者尚未因胚胎植入手术而怀孕者,代孕契约可因委託夫妻离婚而终止。而此处胚胎是指受精卵分裂未逾八週者(第二条)。意味着只要委託夫妻离异,即可随时终止代孕契约,此规定不仅对代孕者毫无保障,对于即将诞生的小生命也不尽公平。第十四条更是罗列胎儿若经诊断证明有严重遗传性疾病或畸型发育之虞,委託夫妻可要求人工流产,而代孕者只要证明继续怀孕有害健康与生命,或是影响其心理健康或家庭生活,代孕者即可决定施行人工流产,孩子的未来掌握在三人手中,生命就这样被博夺。

■ 缺失三「我的妈妈是谁?」给卵、提供子宫却毫无关係

    草案第十五条规定,代孕生殖所生之子女,从受精卵着床开始即视为委託夫妻之婚生子女,明显已违背我国民法分娩者为母之规定,草案中却未见此法律争议的解决管道。

    此外,目前许多国家规定,委託夫妻必须要透过收养或是準收养之法律程序,孩子才是委託夫妻之子,并且准许孕母有一定期间之反悔期。英国甚至不承认代孕契约的效力,规定代孕者在交出孩子前,她都是肚中孩子的母亲,她对自己、及所怀的孩子享有绝对自主权。

    反观台湾,着床那一刻起孩子即成为委託夫妻之子,可谓创下世界各国之先例,再加上公民审议会议讨论是否要开放孕母之卵子,意味着孕母可能提供了卵子以及子宫孕育生命,在法律上却跟孩子毫无关係,严重物化孕母,对孩子而言也不合理。

■ 缺失四「如果我不如预期完美,你们还会无条件爱我吗?」

    不只是代孕者可能反悔,委託者也可能反悔,生殖科技有其极限,孩子生出来时可能有身心障碍,或是刚生出来时看不出来,但是后来发现发展迟缓或有其他的疾病,这些难题都需要面对。

    基督徒救世会解慧珍执行长表示,如果建立健康家庭是不孕夫妇的愿望,为何孩子是否有双亲DNA被列为主要条件?如果亲子关係必须由血缘开始,那幺当『亲生』的孩子被认定不符期望时,有谁会保障他们的权益和福祉?

    如果是自己生的,再怎幺怨也只能怨天;但如果是代孕者生的,就多了可以责怪、甚至控告的对象。在诉讼过程中,孩子可能会被排斥,视为瑕疵品,想要退货。或怀疑是因为代孕者在代孕期间,做了危及孩子的事情,甚至反过来要求代孕者赔偿。

    此外,虽然草案中第十五条认定孩子是委託夫妻之婚生子女,并规定代孕者、政府、社福机构等第三者可代为申请登记,并视需要给予委託夫妻心理辅导。以避免孩子面临没人要的困境,但我们心理辅导资源是否足够给予这样的家庭长期支持,令人怀疑。而且能提供事前评估的专业人员更是付之阙如,令人担忧,未来如果真的开放代孕制度,是否有足够的专业人员来评估委託夫妻、代孕者的心理状态,并做出专业正确的判断,让人怀疑。

■ 缺失五「我可以知道我的身世吗?」代母变成隐形人

    根据现行草案精神,代孕者基本上只是出借子宫(或卵子)之人,与孩子毫无关係,并且无规定委託夫妻应与孩子讨论代孕之事,以及让孩子与代孕者有所联繫。生命的孕育本该是自然之事,但为了解决大人的遗憾,却要”刻意”让孩子在另一个女性的子宫里孕育、成长,然后又决定他跟这个孕育他的女性毫无关联,当孩子慢慢懂事后,他要怎幺理解他的生命是从另一个女性的子宫开始,但那人对他来说什幺都不是,他要怎幺理解、解读,孕育他十个月的女性有得到了一笔”补偿金”? 他要怎幺跟同伴说明他複杂的”身世”?更别说如果大人间有了争议,孩子注定被迫全盘接收所有不幸的后果。

    反观国外多数代孕者会定期探视孩子,以英国为例依二○○三年的调查,代孕者与委託者有近三成是亲友,多数代孕者会定期去探视孩子。代孕者在孩子生命过程还是扮演一定的角色,不是把代孕者当作孵卵器,目的达成后就完全切割开来。

    代理孕母来自执着基因、血缘的观念,也反映出我们对传宗接代的重视。英国甚至开放人工生殖精卵捐赠者的身分,让经由人工生殖生下的孩子在十八岁后,经过心理谘商,就有权得知捐赠者的身分。这也是联合国儿童权利宣言在一九八九年通过的共识,孩子有权知道自己的身世,不管是对他们寻根、自我实现、了解自己的健康,都有一定的意义。但现行代孕草案对此毫无规範,也未提及要有协助儿童的资源。

  

  为了捍卫儿童、孕母权益,与会的儿少与妇女团体将共同发起「生命不可代理 孕母不是工具」联署,号召更多团体、个人能共同响应;除此之外更希望国健局且慢让问题多多「代孕生殖法」草率上路,应召开公听会,收集更多专业团体、专业人士广泛意见。

「生命不可代理孕母不是工具-反对代理孕母草率上路」联署:

相关推荐